你可以想象我们当时对市场经济的理解有多么肤浅

后面会进行结构性宽松,但绝对不是大水漫灌